• <tr id='ECjEL4jb'><strong id='ECjEL4jb'></strong><small id='ECjEL4jb'></small><button id='ECjEL4jb'></button><li id='ECjEL4jb'><noscript id='ECjEL4jb'><big id='ECjEL4jb'></big><dt id='ECjEL4jb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ECjEL4jb'><option id='ECjEL4jb'><table id='ECjEL4jb'><blockquote id='ECjEL4jb'><tbody id='ECjEL4jb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ECjEL4jb'></u><kbd id='ECjEL4jb'><kbd id='ECjEL4jb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ECjEL4jb'><strong id='ECjEL4jb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ECjEL4jb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ECjEL4jb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ECjEL4jb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ECjEL4jb'><em id='ECjEL4jb'></em><td id='ECjEL4jb'><div id='ECjEL4jb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ECjEL4jb'><big id='ECjEL4jb'><big id='ECjEL4jb'></big><legend id='ECjEL4jb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ECjEL4jb'><div id='ECjEL4jb'><ins id='ECjEL4jb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ECjEL4jb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ECjEL4jb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ECjEL4jb'><q id='ECjEL4jb'><noscript id='ECjEL4jb'></noscript><dt id='ECjEL4jb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ECjEL4jb'><i id='ECjEL4jb'></i>
    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体育 > 独家视角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中印边境玉麦乡牧民守边生活
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作者:叶攀

                (改革开放40年)中印边境玉麦乡牧民守边生活

                中新社西藏山南7月21日电 题:中印边境玉麦乡牧民守边生活

                作者 江飞波

                46岁的群宗很爱笑,她是中国人口最少行政乡玉麦乡的牧民,在管理几十头牦牛的同时,她还经营着一家商店,店里商品还算丰富,但没有蔬菜水果。和所有玉麦人一样,群宗每年都会参与一项已经形成习俗的活动——乡民们自发组织的守边巡边。

                西藏山南市隆子县玉麦乡位于中国与印度边境,是中国最偏远的边境乡之一。2017年11月,全乡只有9户32人,今年迁入47户,玉麦居民将达到56户197人。

                玉麦乡乡长胡学民17日称,上世纪80、90年代,老乡长桑杰曲巴(已故)和她的女儿卓嘎在任期间就形成了传统:牧民放牧的同时守护国土。

                夏季的玉麦被云雾环绕,飞瀑流泉从四周的高山中倾泻而下。“你看,夏天的玉麦像仙境。”群宗说,在她眼中,玉麦是神圣之地。群宗之前是西藏朗县人,1993年,她到老乡长桑杰曲巴家放牧打工,从此留在了玉麦。

                1996年,群宗和跑运输的次仁曲杰结婚并落户玉麦,那年,玉麦人口实现了增长,住户从1户3人增加到了3户18人。

                玉麦人口较少,经常出现一人身兼数职的有趣现象,玉麦村村支书巴桑次仁此前先后担任第一任教师、发电站站长和医生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记得2007年3月,我从家乡隆子县加玉乡出发,两天后无法继续前进。当时,5位学生家长到30余公里外的曲松村迎接我,带着我徒步翻过雪山进入玉麦。”巴桑次仁说,现在他已成家,户口也迁至玉麦,成为守边巡边的一员。

                玉麦以牧业为主,7月15日,中新社记者到达海拔4000余米的玉麦夏季牧场,高山草原上雨雾蒙蒙,山坡上开满了黄色的小花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放牧巡边主要留意有无陌生人、陌生的脚印。”牧民央宗边挤牛奶边介绍,她是老乡长桑杰曲巴的二女儿,她说,所有玉麦乡的牧民在放牧的同时,都兼职守护中国国土。

                玉麦人的生活传统又现代:他们既吃糌粑喝酥油茶,也使用智能手机移动支付,很多牧民既会骑马放牧,也会驾驶汽车。

                1990年之前,老乡长桑杰曲巴家的房子既是民居,也是乡政府。得益于西藏官方的重视,早在2003年,玉麦便可使用电话与外界沟通,当年,玉麦还实现了通电、广播电视及公路等。

                玉麦乡党支部书记达娃称,随着西藏固边富民政策的实施,2017年,玉麦人均纯收入达5.58万元人民币。今年,全乡197位牧民将入住具备抗震功能的新房。

                群宗的大儿子拉巴次仁18岁,他是玉麦第一任教师巴桑次仁的首批5名学生之一。如今他在山南市职业技术学校学习农业种植技术。

                拉巴次仁说,他家所销售的电器等日用百货是父亲从山南市进货,交通不便和气候多雨是玉麦4家商店均没有蔬菜水果的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  玉麦无法种植农作物和蔬菜的情况正在改变,目前,玉麦乡政府在河流下游选定了地点,温室大棚正在建设中。

                拉巴次仁称,明年参加高考后他将继续学习农业知识,待学有所成后回到玉麦。他希望玉麦的土地能种出蔬菜水果,甚至青稞,届时,玉麦商店里的商品就齐全了。(完)

                文章投诉热线:156 0057 2229 投诉邮箱:2913222236@qq.com